Dance, dance

Dance, dance

…dance in this zombieland

 

2 min 33 sec

2 min 33 sec

十五年裡經過這條街無數次, 穿越了白天黑夜,依然覺得它很陌生。 白頭吉他手演奏的曲子每次聽起來都是新的, 我鏡頭中的他也是新的。

 

貓爺的第五年

貓爺的第五年

貓爺老了。 貓爺從我認識他開始就老了,不然怎麼會叫貓爺呢? 他是一隻長毛斑紋貓,天生一副妖妖艷艷的黑眼線,鬍鬚長長的,眼神陰陰的,耳朵還有幾個刺眼的傷疤,舉爪投足之間充滿領導的淡定氣場。 只是,他初一見面就死皮賴臉地蹭當時還是路人的我。 「這貨充其量就是個落魄的前土匪頭子吧」我心想。 成奴之路是從每天留在屋簷下一小把雜牌貓糧和一碗清水開始的,然後就變成了一個紙箱,最後變成了一個家。 愛就像毒品一樣,剛開始都那麼漫不經心,總以為自己能全身而退。 – 貓爺老了。 老到他已經對外面的風景失去了興趣。 家裡的窗永遠為他下一個冒險旅程而開著。以前他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在外面混上兩三天不回家。回來時站在門口喵喵兩聲,好像在說你怎麼還不來接駕。 有幾次回來時受了傷,他也不祈求愚蠢的人類能幫上忙,只是默默地坐在一邊舔爪子。 我說, 地毯一滴滴的血是怎麼回事? 「那是爺在發功,不小心踩重了。」 爺的世界太複雜, 我們不懂。 現在他只喜歡伏在窗台上,隔著窗簾凝視著那片虛無。其實只要他走前兩爪地,就能看到外面青青的草坪,小鳥在樹椏間飛過,又或是隔壁家的三條狗又為了寸土之地吵個不停。 「那些都不是事兒。」他伸了個懶腰,「想當年 我在外面闖的時候⋯算了 好喵不提當年勇喔。」毛蟲尾巴一晃一晃,走過來靠著我胸口睡著了。呼嚕聲還挺響。 – 貓爺老了。 年輕時吃遍各方口味,現在只能用寡淡的處方糧應付腹中的空虛。 「你碗裡的都是啥?拿過來給爺檢查檢查?」 目露兇光,爪子出鞘隱作龍吟之聲。 怕事者如我便只能躲在廚房 匆忙把夜宵撥到嘴裏。 – 貓爺老了。 老得肆無忌憚,老得光芒萬丈。 他的存在就如同是他身上那些細軟的絨毛 霸道地填滿我的生活。 爺曾經曰過: 「愛很簡單, 就是每天在床上等著你回家。」 …匪氣不改嘛。

 

Garmin Fenix 2

Garmin Fenix 2

堅持每週跑步超過一年,Nike GPS這種入門的運動手錶已經滿足不了我的需要咧。9月生日月, 正是個敗家的好藉口-,- 今年再送一塊手錶給自己好了。這次選的是偏向戶外活動的Garmin Fenix 2, 除了跑步還能記錄自行車和游泳等等; 藍牙同步更方便。希望健康生活習慣會繼續下去。 不在戰勝別人, 只求造就一個更強的自己。 ps:現在離奧克蘭馬拉松還有不到兩個月~

 

NZIFF’14 觀影: White God

NZIFF’14 觀影: White God

Fehér isten / White God / 白色上帝 Director: Kornél Mundruczó Country: Hungary 好東西總要留到最後~ 今年NZIFF的壓軸節目,這部名叫白色上帝(White God)的電影 儼然躍升至本人推薦清單的首位。 片子和宗教沒有一點關係–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,故事是關於一個匈牙利少女和寵物狗之間的友情, 以及狗狗在街頭流浪的一段神奇經歷。 實在太喜歡片中每一隻狗兒。我從這些清澈明亮的眼睛裡面看到了無數個純淨的靈魂。無論狗還是人, 沒有所謂正派邪派, 有的只是對生存, 對愛的渴望。 尤其是主角Haggan,喜怒哀樂的眼神實在太到位了。如果狗能參選的話 影帝一項非他莫屬。 (下圖是他從寵物切換到鬥狗狀態~ 瞬間變成另一隻狗的感覺T.T) 以下有劇透~~ 女孩迫於父親的壓力遺棄了自己心愛的寵物狗。流浪街頭的Haggan受盡風霜之苦, 被人類迫害 出賣 虐打。。。一度經歷魔鬼訓練而成為殘殺同類的鬥犬。在煉獄的血光中 他終於想起, …

 

NZIFF’14 觀影: Borgman, SACRO GRA, Home

NZIFF’14 觀影: Borgman, SACRO GRA, Home

Borgman (伯格曼) 本年度電影節第二喜歡的片子(第一是列維坦)。流浪漢Borgman被神父和手下從地下藏身處驅逐出來, 帶著簡單行李的他在高級住宅區到處敲門尋找獵物。他有種奇怪的能力 就是能敏銳地察覺別人內心深處的不安/恐懼, 然後利用這點來控制他們。女主角一開始只是好心收留Borgman在家洗澡借宿, 慢慢的,她和她的家庭就一步一步的被這個神秘人和他的手下所侵蝕。 本以為是一個關於變態殺手的故事, 後來慢慢發現全都是宗教隱喻。…所謂的antichrist。 還記得女主角的小女兒第一次看到Borgman在家中出現時說:“媽媽, 家裡有個魔法師。”小孩子不一定本性善良, 但一定最誠實。 這部電影情節非常詭異 也讓人回味無窮。 (不得不承認 我大部分的注意力被片中北歐風格的家居佈置吸引過去了~) –   Home (At the Devil’s Door) (在魔鬼門前) 美國版的畫皮=。=某些小地方比較出彩, 比如處女懷孕和明知自己被附體後的Vera要求刨腹產那段…除此之外只能說是一個流於俗套的魔鬼找替身故事。不過驚嚇效果還是可以的。 ps. 導演有紅色情結。   –   SACRO GRA (羅馬環城高速) 主題是羅馬環城高速之下各個階層的生活片段。立意是好的 。只是~只是擺拍感太明顯,片段零碎,有讓人昏昏欲睡之感。

 

NZIFF’14 觀影: Når Dyret Drømmer

NZIFF’14 觀影: Når Dyret Drømmer

Når Dyret Drømmer 动物做梦之时 Director: Jonas Alexander Arnby Country: Danmark   故事情節其實很簡單,漁村少女遺傳了母親的體質 會暴走成吃人怪物,然後遇上真命天子一起亡命天涯~(假如換作好萊塢就會直接拍成暮光之城吧-。-) 動物沉睡之時 就是她重新披上人皮的那刻。 一開始氣氛鋪墊得還不錯的, 可惜越到後面越失去焦點。 沒有特別出彩的地方~除了配樂 , 還有陰沉的北歐風景。